当前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 专家专栏 >

特色小镇:当今城镇化中的人文关怀

2018-01-24 14:20:38 浏览量:


省十二届人大三次会议上省长李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按照企业主体、资源整合、项目组合、产业融合原则,在全省建设一批聚焦七大产业、兼顾丝绸黄酒等历史经典产业、具有独特文化内涵和旅游功能的特色小镇,以新理念、新机制、新载体推进产业集聚、产业创新和产业升级。”


在特色小镇的建设中,抓住特色、突出特色、弘扬特色,是不言而喻的。然而,特色小镇在“特色”的背后,对于现代人的生活而言,还有什么更深刻的意义?在当今城镇化的过程中,特色小镇的建设发展又该如何把握这些意义?


城镇(市)的发展或者说城镇(市)化,可以是一个相对自然自发的过程,也可以表现为一个在政府主导下有意识、有目标、有计划地推动展开的进程。“特色小镇”建设无疑更接近后一种情形。这种情形的城镇建设有其显而易见的优势,如可以通过科学的规划最大限度地避免自然自发的城镇化所带来的盲目性



但政府主导下体现出更多“人为”色彩的城镇建设和发展也潜藏着自身的风险。其中特别需要警惕的,是在一定的社会条件下,尤其是在政府的绩效动机特别强烈、行政权力又相当强大,而社会的力量又相当弱小而涣散时,政府主导和推动的“有计划”、“有目标”的城镇建设和发展很容易出现所谓“理性的僭妄”。即相信凭借政府自身及其规划人员的理性意志,可以撇开人性的、社会的、文化的、历史传统的等等复杂性而在全新的基础上实现完全“合乎理性”的乌托邦式的规划。进而,城镇建设的推进和展开,无论其失败还是成功,所体现的,更多的是政府的意志和意图,而不是像著名城市思想家芒福德所说的那样,“城市必须体现的,不是一个神化的统治者的意志,而是它市民的个人和全体的意志,目的在于能自知自觉,自治自制,自我实现。”



然而,特色小镇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发展区域产业经济、扩大内需、增加就业、提升创业创新。而是在完成这一切功能后,最终意义是为了人类生活的幸福和现代文明的进步。如果忽略了特色小镇中“人”的因素,那么所有的为建设而建设、为发展而发展都会变得毫无价值。因此,在这种新型城镇化的过程中要注意以下三点:


1
不要硬造

第一,特色小镇的建设首先不能罔顾既有之环境的、社会的、历史文化的基础和传统而硬造。一地有一地的山川风貌、水文气候、地理植被,历史传统和社群生活,不少地方却毁真山水造假山水、毁真古董造假古董,机械地将大地的风光、文化的特性、社群的风格消磨掉。



陈从周先生曾经苦口婆心讲造园,讲城市规划,强调“因借”,无非就是说园林营造、城镇建设必须因山顺水、利用巧取特定的山川风貌、水文气候、地理植被,而所谓的“特色”也就在这种巧取利用中自然而出。而若“以城市之建筑,夺山林之野趣,徒令景色受损,游者扫兴而已。”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周庄在开始开发建设时,没有走上崇洋追新求大的路子,而努力保留了居民既有的社群生活形态,这是非常有远见的。


周庄风景组图


2
以人为本

第二,特色小镇建设必须围绕让居民生活得更好这个基本目标而展开,必须坚持“以人为本”。小镇,无论其如何地各有特色,从根本上讲都是作为地域性社会生活共同体的社区,是人工作生活栖息的舞台和家园。小镇的主体是人,是居民。小镇的建设和发展不能名为建设,实为扰民,不仅没有改善人们的生活品质,反而妨碍了人们的正常生活。



作为“经济发展之主体”的企业,首先应该是为作为生活共同体的小镇带来、输送财富的枢纽,而不是从小镇汲取资源的水泵。至于“特色小镇”的“特色”,则不仅仅体现在产业集聚的特色,也不仅仅是经济发展的招牌,从根本上讲,特色应该是由人们的生活水平、生活方式(包括其物质、制度的、精神的形态)自然融合而成的、独具性格的生活形态。


未来城市的改变也是人类生活方式的改变


3
居民参与

第三,特色小镇建设还必须尊重社群意愿,强调居民参与。特色小镇建设当然要重视政府责任,比如在制定规划,在基础设施建设,在保障人们生活之基本的,、一般的功能需求的标准化的公共服务的供给等方面,政府的作用无可替代。特色小镇的建设也必须重视市场主体即企业组织的作用,尤其是在经济发展、产业升级方面,必须由市场扮演核心角色。


因过度开发变空城的度假小镇


然而实际上,近代以来,在西方的城市发展中,最深刻、最突出地破坏腐蚀了城市生活的有机结构,并将其置于一个非人性的基础上的,正是自由放任不受规制的资本主义市场;在很大程度上,也正是出于纠正城市发展中不受规制的市场作用的结果,各种形式的城市发展规划才应运而生。因此,在特色小镇建设中,在注重发挥政府、企业的角色功能的同时,还必须特别强调要承认居民社群的主体地位,尊重他们的意志,强化他们的参与,特别是有组织的参与,从另一角度讲,这也是特色小镇建设取得居民认同从而得以顺利展开的重要前提。